一篇尬得更加不可名状的未完文章哈哈哈哈

这是看完二瓶勉的blame和biomega后受到刺激的产物,无比的没脸回顾哈哈哈哈,当时暂定的名字好像叫碳漠冷光?

从这篇和上一篇感受得到那段被译文腔荼毒的时光orz感觉最近反而因为翻译做多了稍稍有所改转?(是幻觉罢)

以上。

----



Log3022载入中……

 

男人缓慢地抬起头来,然后发现了廿一。

午间的空气本身似乎散发着光芒,却透着股湿热的腥味。深黑色的砂砾从脚下延伸至天边,辐射出炽热的蒸汽。廿一挪了挪位置,一言不发。

“名字呢?”

廿一木然地站在原地——交互系统捕捉到男人瞳孔的异常,随即判断回复为无效动作。

天空一如既往地呈现出铁灰的色调,有电流窜动的迹象。男人显得无比苍白,前额上泛着油光。

“我需要些阿司匹林,大概。”他低语道,审视埋住自己下半身的黑沙,好像有些疑惑。

廿一扭头,不远处的沙丘下有物体移动。他安静地后退,同时掏出手枪。

男人的眼神愈加迟钝,涣散。随后,他打了个寒战,径直倒下。他下半身本应存在的位置渗出深红的污迹,截断处的碎肉沾上了碳粒。腥味更加浓郁了。

廿一一言不发,迅速地远离男人,同时装弹,打开保险。

造成那样创口的生物正在接近。

百步开外,一道银色的模糊痕迹划开暗色的颗粒,形成一个螺旋状的弧线,圆心锁定在男人尸骸的位置。

廿一屏住呼吸,弓起身子,退出螺旋线的边沿,企图在起伏的沙丘间找到隐蔽。

午后空气的光芒在银色的活物背上投下耀眼的斑痕,倒映出天空中流窜的电光。

是无机生命体,廿一下了判断。碳粒撞击那动物的脊背,发出与金属相刮擦的铮铮响声。高远处的穹顶与碳素戈壁一同渲染出柔和的黑色,而空气与那头无机生物似乎照亮了整个空间。

中央系统开始调节心律,体温和呼吸,以使廿一进一步融入碳素戈壁的背景中。当流线型的巨兽扬起头部,吞没了男人的上半身时,廿一停止了几乎所有的动作。

那是一头无机虎鲸。在空气的照耀下它身侧的两排铆钉泛出强光,廿一反射性地别过头去。然而,当他再次望向男人曾经卧倒的位置时,却对上了一双紫红的眼睛,混杂有锰盐的,凶悍的玻璃眼睛。

容不得思考,廿一迅速开枪射击。微弱的“啪”声,虎鲸一侧的眼球炸裂。他轻轻叹了口气。

大约三秒后,一阵汽笛般的声音响起,如此低沉而恼怒,似乎威胁着要将廿一从内炸开。

廿一无声地试图拉开距离,一面估算着无机生命的身长。

又过去了三秒。

大地突然颤动起来,刺耳的金属刮擦声音响起。一道巨大的黑影上扬,一度将廿一从头至脚完全淹没。

下一刻,巨大的冲击袭来,廿一被猛地压进碳砂中。那是巨鲸的胸鳍,他意识到。

一个翻滚之后,无机巨兽再次潜入碳粒间,一路低吟长啸。

 

Log3022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Log 3023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错误!该内存不能为’Read’.

错误代码:c0003023a90p

 

于五秒内进行重启……

05

04

03

02

01

……

 

错误!源文件及主驱动设备丢失

错误代码:c0001000a00p

 

启动紧急备用驱动系统中……

错误!主任务优先序列模块缺失……

T¥%&IO*(*kkoihfh2@¥##¥&*67…6*54543@476)90886&%&……(*¥2114%¥……¥%&……*

 

Log 3023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 

 

 

Log 3024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Log3025至Log5873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[点击展开]

 

 

 

Log 5874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错误!检测到源文件及备用驱动设备缺失

错误代码:c00010285pa

即将在五秒内启动修复系统……

05

04

03

02

01

……

系统修复开始

 

错误!检测到任务优先序列模块缺失

T¥%&IO*(*kkoihfh2@¥##¥&*67…6*54543@476)90886&%&……(*¥2114%¥……¥%&……*

 

那天夜晚,廿一发现,天穹的电光被泛出蓝白色光芒的点状物所取代。

三轮光晕依次出现在西边高耸的碳砂沙丘之巅,其一有着深灰色沟壑构成的阴冷笑容,异样而熟悉。在黑幕里光点与银盘闪烁不定,似乎即将熄灭在雾气之间。

廿一试图活动背部,却没有收到反馈。被损毁的部位正在形成色素,试图进行光合成,他猜测。

廿一凝视着天际那一反常态的深邃与遥远,直到如潮涌般的夜风吹来足够多的扬尘,将他埋进沙堆里。

修复系统反复宣告着视觉装置的粉碎性损毁。

 

Log 5874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 

 

Log 5875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系统修复进度:43%......

45%.......

 

错误!检测到任务序列模块缺失

 

进行模块重整

格式化进行中……

30%......

70%......

格式化完成

 

检索过往记录中……

35%.......

68%.......

分析完成

 

任务序列模块重整完成

任务重排完成

 

中午的时候,检测到了生物的迹象。

廿一活动他的四肢,在若干年月里第一次成功地站了起来。

右手的接驳处存在不流畅感,大概是碳粒进入导致的磨损。

他环顾四周,看到依然无垠的碳素戈壁以及铁幕天际。

几分钟前探测到的生命迹象已然消失。

任务既已确定,他迈开脚步,继续行进。

 

Log5875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 

Log5876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系统修复进度: 75%......

79%......

82%......

错误!金属探测装置修复失败

详细信息:循环冗余检查错误

错误代码:a002c32234c

即将跳过安装……

 

金属探测装置修复失败

 

[ 杂音 ]

 

黑色的旷野,如卵状的空间。

依旧没有生命的迹象。

廿一回头,天穹巨大的金属板上泛出锈色。

风扬起炭黑的沙雾。

 

 

Log5876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 

 

 

Log5877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系统修复进度:91%......

93%......

 

错误!交互系统模板安装失败

详细信息:循环冗余检查错误

错误代码:a002c3240b

即将跳过安装……

 

交互系统安装失败

总系统重装修复完成

 

 

将近黎明的时候,廿一停下脚步,开始状态确认。

损伤部位的光合成修补已近完成,绿色瘢痕正逐渐消退,淡黄色的新皮隐约可见。他的帆布裤撕开了几个口子,被满地碳砂染成了铅色。那把自动式手枪奇迹般地被保留下来,悬挂在腰际磨损厉害的皮套里。上衣胸袋里剩余弹匣一盒。水源储备为零。医药储备为零。

廿一开始检查各系统机能的运作状况。

似乎有什么系统停止了工作。他思索着,几个次级系统,可以忽略。

代谢系统发出强烈警告,提出严重脱水的可能。廿一脱下深色的外套,平铺在地面上,希望凝结的朝露能够浸湿布料。

当他逐一开启声呐和热能感觉系统时,检测到十米开外,碳砂丘后的异常。

有活动的迹象。但金属扫描装置没有回馈。

空气开始低声鸣叫起来,震颤着。光线从封闭的天际线向内逐渐推进,一扫而过。整个空间被淡淡的铁灰色笼罩,变得明亮起来。

廿一调整视野,然后看见了那头四足生物。它黑色的长毛垂到沙面上,似乎仅仅是碳素另一形态的延伸。一臂展长度的犄角近乎雪白,硕大的头颅上一双湿润的,漆黑的眼睛。

他靠近,而那生物只顾埋头啃食碳粒,浓密的尾巴轻轻左右甩动。

金属探测装置报错。廿一无法判定目标单位的属性。

他停顿了。

而此时,那牦牛状的生物扬起头来,圆润的黑眼睛凝望着廿一。

它轻柔地鸣叫了一声,抬起前蹄。

廿一迅速反应。

他举起了同样漆黑的枪械。

 

Log5877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 

Log5878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“不要动。”

廿一扭头,随即“乓”地撞在枪筒上。

“该死,不要动。语言不能互通吗?”

“……能。”廿一盯着视野左下角闪烁的亮绿色字体:一切正常,无生命反应。

未知故障?

“现在,放下左手上的包裹。”

廿一顺从地松手,任由被血水濡湿的外套摔在地上,露出粉红色的肉块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那是带着厌恶的口吻。

“属性未知。”廿一平静地答道。

传来移动的窸窣声。空气苍白黯淡。

“……变种牦牛,或者其他任何长黑毛的生物。”

廿一没有回答。交互系统毫无反应,久违的情绪却突然升起。

焦灼?烦躁?他不知道。

身后传来一声叹息。

“好吧,转过身来,慢慢地。”廿一移动脚步,瞥见一个灰色的身影。“手放在身体两侧,别耍花招。”

出现在廿一面前的男人裹在黑色的皮衣里,脸色如空气般苍白,高颧骨,灰发,灰眼,裸露的双手和前臂呈现尚未抛光的铁灰色。他以右肩抵住一台庞大的枪械,两英尺长的枪管贴在廿一两眼之间,纹丝不动。而另一只手攥了一块上着黑漆的方形装置,看似随意地搭在枪上。

“看好了,我他妈是货真价实的人类。”男人皱眉,灰色的眼睛闪着寒光,像是金属。“而你,不像。”

廿一本应回敬些什么的。可惜,交互系统尚未完成修复。

于是他无表情地平视前方。

“证明你是个人类,证明给我看。”持枪者咬着牙。那是愤怒的迹象吗?“在我烧掉你脑袋前,回答。”他按动了手里装置的一个按钮,一侧眉毛高高地挑起,像个问号。

视野左下角的显示突然疯狂地跳动起来。警告。生命迹象。电磁脉冲武器运作迹象。

关闭了屏蔽器……吗。

廿一若有所思地伸出左手,抓住细长的枪管。

奇异的感觉,肾上腺素过载?

男人企图后退,但枪管被牢牢控住。“你他妈……”

廿一左手施力,顺势侧身,猛地沿枪管向男人贴近。

不,不对。平衡系统的微调罢了。

“滚开,离我远一点!”陌生人慌了,向后仰去。

廿一松开左手,脉冲枪被握住的位置已然弯折变形。他弓身,迅速抬起右手,扼住灰发男人的咽喉。

肾上腺这玩意儿,似乎连同肝肾脾胃一起,被取缔了?

“等……咔……”廿一没有理睬企图掰开他手指的金属臂,径直单手将男人举离地面。报废的脉冲枪掉落在地上。

那人的脸瞬间因缺氧胀成了猪肝色。有机生命,血液的反应?

廿一扫视男人原本站立之处,碳砂上有着两个深陷的凹坑。

太深了。以男人的体型计算,不应造成那样的压痕。

经过伪装的无机生命?

廿一改变重心,将男人向地面摔去,压进沙丘里。碳砂扬起,与结成缕状的黑发一起粘在廿一前额上。

“咳啊……”男人试图转身,颧骨撞击地面的位置被擦伤,一片血红。然而他移动时,却有液压泵运作的轻微声响传出。

廿一默然后退一步。

脉冲武器威胁解除。目标属性尚且未知。

他颔首,看向喘息着瘫坐在地上的男人:“为什么关闭屏蔽?”

陌生人一脸惊骇地捂住脖子:“该死,那是友善的表示,你不明白吗?我还指望一个正常点的问候……”

廿一犹豫着露齿而笑。

对方打了个寒颤,紧张兮兮地伸手摸索枪管弯折的脉冲器。“听着,管你是什么,我没有恶意。你看,拿枪抵着脑袋这茬儿我很抱歉,毕竟这年头大不如前了。”不知怎么,他竟显得有些可怜巴巴的,“肽链傻帽们不把我当蛋白质看,钛合金白痴嫌弃我没有晶体管,是个人总得适当防卫,可不是吗?”

“就这样你也能管自己叫人?”廿一踢了踢灰发人的小腿,传来金属质地的回音。男人立刻向远离他的方向挪去。

“外接骨骼。”他讪讪地答道,“事故,丢了手脚。我还留有现场拷贝,如果你感兴趣的话,可以看看。”他耸耸肩,环顾四周,有些疑惑地触摸后颈上的植入性插口,“不是现在。我把连接线丢了。”

廿一无声地叹息着,弯腰伸出手去。那是友好的表示。

男人瞪他一眼,终于松弛下来,拽住廿一的手慢慢站起,然后再次戒备地拉开距离。他高而瘦,看上去不过三十岁上下。

“碳基生命?”

“……”

“算了,名字呢?”

“廿一。”

“廿一。”男人点头确认,伸出右手从额头划向左胸,完成表示信任的常规动作。

“你呢,名字呢?”

“斯凯利格。”他似乎期待同样的反应。

廿一毫无动作。

“目的呢,可以告人吗?”斯凯利格显得有些悻悻然。

“可以。”廿一顿了顿,“我在追寻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阿司匹林。”

斯凯利格满脸莫名其妙的惊叹表情。

空气慢慢变暗,暮色泛起,头顶铁板的锈色愈加模糊。

 

Log5878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Log5879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平铺的银白色阻燃织物上,一小簇碳粒燃烧着,发出几乎不可见的红光。

“真是托你的福。”斯凯利格一脸苦相,递给廿一一把小刀。接着,他掏出一副护目镜样的装置,继续检查脉冲武器损毁的枪管。“三天前砂虫吞掉了我的行李,如今电磁枪也毁了。想知道我的感受吗?”

廿一割下一小片碎肉,扔进燃烧的碳砂里。油脂滴落,引起明亮的黄色火花。斯凯利格惊叫一声,抗议地摘下微光夜视仪。“嘿,老兄,悠着点儿。”

廿一耸耸肩,无言地继续割肉。斯凯利格不满地看着他,最后叹了口气。火光倒映在他灰色的眸子里,轻轻闪动。

厚重的云翳挡住了空中的电光,呈现淡淡的紫色。地平线向右微倾,显得西侧的地势高于东侧。偏东南方的一处积云显得明亮无比,染上了苍蓝的颜色。那是聚落或者都市的反光。

廿一放下小刀,在阻燃织物上随手擦净血污和油渍。

“说起来,廿一,你是徒手干掉变种牦牛的吗?”斯凯利格伸手比划一个背摔的姿势,“像早些时候那样?”

廿一折起小刀,取出手枪,递给炭火对面的斯凯利格。

“这是……将近三百年前的款式了吧……”火光黯淡下去,斯凯利格再次戴上他的夜视仪。“从哪里找到的,匹配口径的弹药还存在么?”他满怀希望地抬头,苍蓝色的微光映射在漆黑的镜片上。

唰的一声,廿一再次弹开折叠刀,戒备地举在胸前。同时,他将另一只手伸向斯凯利格,索要手枪。

“轻松点,伙计。”斯凯利格有些恼怒地交还枪械,同时接过折叠刀,合金手指摩擦刀刃,发出粗粝的响动。“不过是出于好奇罢了。毕竟都是陌路人,明早各自启程,谁也不欠谁的。”

廿一不发一言。眼里红外装置的光点闪烁,像是两团微弱的炭火。

风划过原野,云层起伏,编织物的一角哗啦啦地翻起。

斯凯利格打了个寒颤。

廿一看他一眼,把阻燃物飞起的一角小心地盖住,由盘腿的姿势改为蹲伏。

“有金属探测仪吗?”

“扔了。”斯凯利格偏着脑袋看向他。“破玩意儿。只会对着我乱叫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“有动静?”他突然警觉起来。

“九点钟方向,生命体活动迹象,正在接近。”廿一从胸袋里掏出弹匣。

斯凯利格低声诅咒着,摆弄几下脉冲枪,然后无助地一摊手。“看来我得端着刀子上阵了。”

“生物体数目在五至十五区间。属性尚未判明。”

“未判明?”斯凯利格前倾,站起。

“见鬼,廿一。属性就是大半夜捣鬼活该倒霉的家伙。换句话说,都是敌人。”他忧虑地握紧小刀,迈开步伐,“总之先远离营火,热源太明显了。”

廿一无声地跟随。百米开外的沙丘上,几个黑色的人影闪现。

 

Log5879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Log5880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“八个非人,无法排除使用屏蔽场的可能。”斯凯利格伏卧在沙丘上,扬起头。“你怎么看?”

“没有胜算。”廿一蹲在他身旁,观望着营火边的动静。

炭火照亮的小小环形空间外,黯淡游动的影翳似乎在刹那间成型,拥有了钢与硅共同构成的躯体,无声地鱼贯进入连接黑暗与光晕的模糊地带。流畅,协调,肢体起伏间,带着致命的优雅。阴郁的暗红色火光触碰到漆黑光滑的表面,立刻瑟缩着流窜,勾勒出几乎不可见的光泽。

廿一检查红外感应系统,没有回馈。他皱眉,“最好撤离,避免接触。”

“是啊,只不过……”斯凯利格突然将脑袋向前凑了凑,然后深吸一口气,“该死,那个背着剑的家伙,看见了吗?”

“怎么?”

“眼里有光点。热扫描装置。”他轻轻敲了敲放置在两人之间的屏蔽仪,“这玩意儿,干扰范围一直不稳定。有残余热量暴露行迹的可能。”

廿一眯起眼,前倾,右手持枪,低垂在身畔。

“我说。”

“嗯?”

“别的非人身上,观测得到感应装置吗?”

“暂时……没有。”

廿一向前平伸出手臂,调整,然后静止。“注意佩剑者。他面向我们时,给我警报。”

“廿一,你该不会是想……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这不现实。太远了。”斯凯利格两手撑地,蹲起,“在五百米开外击中硬币大小的红外系统?在三更半夜里?”

“安静。只要能够一次性击杀就好。能源供给系统应该安置在正面。”

斯凯利格不赞同地摇了摇头,望向营火的位置。“第一,我不大信任你那小破枪的射程和准头。第二,具有生命检测系统的非人很可能不止一个。第三,”他抬手调整夜视仪,关节处发出液压泵运作的声音“那不是个‘他’,廿一,那是个女性非人。你靠连对方性别都无法辨识的瞄准系统锁定目标?”

“我愿意赌。”廿一耸耸肩,一脸的无所谓,“你自便。”

“不得不把命押在你这样的家伙身上,想想都揪心。”斯凯利格一副挫败的表情,“脉冲枪上本来配有夜视瞄准器,一个傻子弄坏了它。”他焦虑地端详着无机生物聚集的方向,下意识地绞着手,咔嚓作响。“罢了,武器终归在你手上,我奉陪。”

廿一点点头。他收回举枪的右手,迅速从前额划向左胸,然后复位。

“准备好,斯凯利格。”

 

Log5880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[三英里开外]

黑暗中有一处苍蓝的光斑。

那是座趋近衰亡的城市,呈现出反常的静谧。

积云低垂着,掠过玻璃和混凝土构成的丛林,被溢出的光芒点染,在一片死寂中缓缓燃烧。

光斑最西北侧,一座三十来英尺高,由厚重合金板拼接成的岗哨伫立。在城市冰冷光辉的照耀下,其顶端古旧的屏蔽用天线依稀可见。数千条纤细的黑色电缆从笔直竖立,布满锈迹的管道中蔓生开来,于空中辐射出一道道修长简练的弧线,垂向哨塔两侧。它们的末端静止在半空,挂满露水,在有风的夜晚轻轻晃动。那是无法飞翔的庞大羽翼,震颤着,嗡鸣着,向无限延展的时空低低絮语。

岗哨投射下的阴影边缘,立着两个人影。

两人一高一矮,身着样式相同的齐膝黑色风衣。较高的男人足有将近哨塔一半高度的身长,漫不经心地拄着一把带锯齿的重型机械,而较矮的是个女人,仅及高个大腿的高度,两手揣在衣兜里,神情专注。

“柒九,看到了?”说话的是女人。身后的光照亮她高高盘起的黑发,以及从两侧太阳穴垂下的,光纤质地的连接线——透明的导线与耳畔碎发纠结不清,一指节长短的接头随意地耷拉在女人胸前,微微反光。

男人耸耸肩,单手举起那把三米来高的机械,电锯般的机身末端赫然露出黝黑的射击口。碳砂被掀起,又纷扬着落下。“下判断吧,捌六。”

“目标有两组。”捌六将双手抱在胸前。“一组位于正西北方向,三英里外。八人,确认为无机生命。依照之前的行动轨迹判断,半小时内将抵达我方电磁屏障范围。”

“已锁定。敌对?”

“敌对。射击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Log588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载入中……

 

“就是现在!”

廿一扣动扳机,一声低微的脆响,然后——

“轰”的一声,耀眼的白光炸裂开来。以营火为中心的十来米内,碳砂熔结成块,与燃烧的非人碎片一起被冲入空中,然后雨点般砸下。蓝色和橙色的火焰“呼”地腾起,热浪紧随着爆炸辐射而至,斯凯利格惊叫着伏低身子。

下一刻,火光不约而同地扭曲起来。不同于风吹过的闪烁,火焰似乎径直向空中延伸,隐约勾勒出球状的轮廓。

紧接着,光芒蓦地消失了。球状轮廓却依旧留在视野内,且不断加深。

炭块和金属的残片猛地飞旋入半空,四周的碳砂亦如是。它们弹向那黑色的球体,扭曲着。

然后瞬间消失。

引力同样作用于廿一与斯凯利格身上。空气形成涡流,将两人向前推去,滑下沙丘。

然而几秒之后,球体,连同那难以置信的吸引力一道,凭空消散——正如它的形成一般,突兀诡异。

气温低了下来,四下恢复安静,只听得见碳砂向低处流淌的簌簌响声。

廿一抬头,原本遮盖住穹顶的云翳消失无踪。电光在深浅不一的钢铁沟壑中游走,仿佛不祥的预兆。

他转过头来,对上斯凯利格震惊的眼神。飞起的碳砂在他脸上染出几道黑渍。

“那他妈是你干的?”斯凯利格憋不住了,“你他妈随身揣了把引力子枪瞎转悠,随时准备炸死自己?我还当那是把过气的自动式手枪!”

“……不,不是我。”

斯凯利格瞪大眼睛。“哦,你小子,这可和否认赌局出千不是一码事儿!”他大力挥动手臂,指向原应是营火位置的一片空洞,“看看!你还不明白有多危险吗?听着,”他严肃起来,“我说过,都是陌路人,我不在乎你有怎样的来头。”他顿了顿,“出逃的军事研发人员之类,我猜。”

他看了廿一一眼,对方没有反应。

“不管怎样,我有我的原则。我不信任带着随时可能故障的实验性武器的家伙。”

“不是我。”

“你当我是随便抵赖下就能糊弄的老妈吗?”斯凯利格恼怒地皱眉。

十来步开外突然传来笑声。“嗨,老妈。”斯凯利格一下僵在原地。

廿一迅速转身,朝着声源处开了一枪。子弹击中某个金属质的物体,发出“铿”的一声。

“呆子,你管这个叫引力子枪?”那是个女人的声音,满是挖苦的意味。

廿一向斯凯利格打着手势,两人散开,逼近传来声音的沙丘顶端。

碳砂下散发出微弱的蓝色光芒。

斯凯利格蹲下,拂去碳砂,然后一脸匪夷所思地望向廿一。

那是无机女人挎在背上的剑。宽阔的银色剑身正中一个扁圆的光晕,蓝光规律地亮起,熄灭,宛如剑的呼吸。

“被爆炸余波冲到这边来了吧。”斯凯利格戳了戳十字形的剑柄,“居然有这样的无机生物?怪可怜的。”

“烧了你哦,混蛋。”盘子大小的光晕突然变成暗红色,大剑四周的碳砂冒起青烟。

斯凯利格立刻缩手,叹息着摇头,看向站在一旁的廿一。“好吧,这么说小破枪还是小破枪。刚刚的爆炸究竟是怎么回事,有头绪吗?”

廿一耸耸肩,望向远方。

那是城市所在的方向。苍蓝的光线因雾气而显得朦胧柔和,沿地平线向右斜去。

 

 

Log588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 

“下一组。”

“十一点半方向。两人。”

“敌对?”

“不……不完全。”

柒九将手中的武器调转,随意地拄在身前。灼热的枪口接触碳砂,发出红光。白烟袅袅升起,嘶声浅唱着融入黯淡的蓝光中。他缓缓扭头,打量捌六。

“不完全?”

捌六皱眉,从衣兜里拿出一只火柴盒大小的银色装置。她抽出仪器一侧的天线,将之与垂在胸前的导线连接。“金属含量过高,但接收到的热信号接近于有机体。”

“允许范围内的误伤。”柒九耸耸肩,一手拂过枪械布满划痕的表面,停驻在一处蚀刻出的暗绿色图像前。“过量植入金属者,击杀。”他轻轻摇头,“法令。毛头小子,总学不到教训。”他准备举枪。

捌六蓦地抬起右手,搭在即将离地的枪管上。光线照亮她的手背,两道弧线构成的青色群山图案隐约可见。

柒九低头,显得有些困惑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……接收到微弱的昆仑机电成品识别码信号。”捌六抬头,平视西北方广袤的黑暗。“有进行近距检验的必要。”

湿冷的夜风震颤,发出剧烈的嗡鸣。

黎明迫近。

Log588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加载中……

 

“破坏它。”天亮时分,廿一如是说。

“什么?”

“做得到么?”

犹疑着,斯凯利格点点头。“看见那些纹路了吗?”他扬手,指向金属长剑表面血管状的突起。“没猜错的话,这是控制系统运行的电流导线。所有这些,通向……”他朝那环状光源偏了偏头。“燃烧碳粉形成的中央电源,或者神经中枢一样的存在,或者两者皆是。”

“毁了它,整体就无法运作。”廿一若有所思地掂了掂枪。

“嘿,我说,我正听着呢。”长剑发出的女声蓦地高了八度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诅咒你。”长剑发出不怀好意的红光。“诅咒你轴承生锈,系统崩溃。”她顿了顿,“满脸生疮,对,看你还笑得出来。”她似乎非常满意自己的说辞,红光又加深了些。

廿一沉默了。“恶毒的家伙。”几秒钟后,他评论道。

灼热的蒸汽腾起,但声音不再传出。

“消沉。”斯凯利格轻轻摇头,皱起眉。“这……东西,和一般无机生物不大相同。”

廿一转身看着他。

“它在表达情感,你看。”斯凯利格显得有些不自在,他关掉夜视仪,用手指擦了擦它黝黑的表面,发出刺耳的刮擦声,然后恍然大悟似的停下。“我从没听说过能同有机体交流的……无机体。”他耸耸肩,低头,审视镜片上留下的划痕。

“当然,当然。怎么能指望这些满脑子敌意程序的有机体感受到来自世界的善意呢?”那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它甚至比你更像人类,廿一。”斯凯利格一副沉思的模样,“一个尖酸刻薄的灵魂……机械里诞生的自我意识。这可能吗?”

“是的,是的。”那声音莫名的欢快,“一个如假包换,电子的灵魂。一个明证。看哪,人类创造了金属的生命。”它意味深长地拉长语调。“破坏她?懦夫们,你们正要屠宰一条无辜的,手无寸铁的生命。”

廿一侧身,表情阴沉。

“斯凯利格,让它停摆。”

斯凯利格扬起眉,“我想她说得对。假如无机生物拥有灵魂的话,”他打了个寒颤,“或许,就不能按照对机械的标准来……”

“它是台机械,一台带来隐患的机械。它的话说明不了任何事。”

“而你的话说明了一切,不是么?你恨我。恨,而且怕,因为我有你未曾有过的……”

“什么?”斯凯利格站起,双手抱在胸前,挑起一边眉毛。

“狡辩。”廿一语气平淡地带过。“好好看着。”他上前一步,蹲下,眼神冰冷。

“自我意识?”

“有。”

“证据呢?”

“你呢?你有么?”

“发问的人是我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灵魂?完整人格?”

“有。”

“证据呢?”

“你呢?证明呢?”

“发问的人是我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以上两点,谎言?”

“是的。”

斯凯利格把皮衣裹紧了些。廿一简短地看他一眼,然后轻描淡写地继续。

“证据呢?”

“你呢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斯凯利格原本苍白的脸又带上了些疲倦的神色。

“中文屋。”廿一耸耸肩,站起。“只按语法规则出牌的机器,它甚至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。给出一套看似相近的语境,就能得到自相矛盾的回答。”

长剑上闪烁的光芒渐渐消退,剩下一个黯淡的蓝色圆环。沉默。

廿一将枪抛给斯凯利格,后者一声不响地上膛,瞄准。

“谎言……是什么?”那女声突然又一次响起。

斯凯利格愣了愣,举枪的手略微松懈。“她不知道那个词的含义,廿一。这是个未考虑到的问题。你诱导她进行反复的自我肯定,而她基于经验推测出了错误的含义。”

“这正是它没有意识的明证。你能想象吗?一个能耍复杂文字游戏的人不知谎言为何物?”

“这是瞎掰。”

“是的。”廿一斩钉截铁地答道。他抬头,看见斯凯利格的表情,不由得皱眉。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灰发人无言地摇头。

“即便我是个中文屋,朋友,”一阵沉默后,那个女声悠悠响起,一股志得意满的温柔腔调,“也无法证明你的同伴就是纯种的人类。”斯凯利格显得愈加不安。“即便他是真正的人类,朋友,也无法保证他不会背地里捅刀子。”柔和的嗓音里夹杂着静电的噼啪声,像是老式录音机的效果,“到时候,你该如何保护自己呢?”

迟疑着,斯凯利格调转枪口。他对上廿一的眼睛,眼神里满是困惑与绝望。

“你不信任我。”廿一的语气有些忧伤。他耸耸肩,“你难住我了。我不明白瞎掰的涵义。仅此而……”他的话戛然而止。

斯凯利格诧异地后退一步。

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一个女人蓦地出现在廿一身后,双手随意地插在衣兜里。“名字呢,能告知一下吗?”

与此同时,金属长剑突然变得灼热,环状光晕蓦地发出耀眼的白光。碳砂立刻被点燃,放出黑烟,混杂着水汽蒸发形成的白烟,猛地释放入半空。“我要是你,”它低声警告,“我会逃,逃得远远的。”

廿一缓缓转身,他眯起眼,试图在烟雾中看清来人的脸。

“啊,没有这个必要了。”女人嘴角扬起,一个居高临下的冷笑显现。她抽出左手,手心里攥着那块银白的仪器。“数据已收到。一个残次品。”她抽出另一只手,牵动从额角垂下的,闪亮纤细的导线。“那么,你没有存在的必要。”手背上的绿影突然加深,发散出若干条小指粗细的墨绿色蔓状组织,钻进袖管,向前臂的方向攀沿生长。

廿一迅速后撤,而女人开始向他贴近。此时,她的右臂已然变成了修长的暗绿色枪筒状。

斯凯利格震惊地站着,一时不知所措。

“枪给我。”

他反应过来。递枪时,几乎将其摔在了地上。

廿一射击。女人将手臂挡在身前,“锵”的一声,子弹弹开,留下焦黑的痕迹。

廿一向女人的左侧移动,同时尽可能远离。女人漠然地转身,同时,变形的右臂末端发出亮光。

她一口气拉近两人间的距离,抬手,瞄准。

一声枪响。

碳砂扬起,烟雾仍未完全消散。

斯凯利格畏缩了一下,他极力透过烟尘向外望去。

两人中依旧站立的那个,有着畸形的右臂。

模糊的黑色影子扭过头,看向斯凯利格的方向。

他似乎迎上了死神的目光。

黑影移动,修长的枪筒拖在身后。

他看着,却无法动弹。冷汗沿着脊背滑落。

女人无声地接近,她胸前的导线随步伐起伏而闪烁不定。

她抬手。斯凯利格咽了口唾沫。

“噗”的一声,女人左肩突然一片猩红。她面无表情地低头。

不远处,廿一勉强支持起上身,一手举着枪。

“逃!”金属长剑无征兆地一声怒吼。

斯凯利格一个激灵,俯身,一把抓住剑柄,朝与廿一相反的方向奔去。

女人转身,来回打量,似乎犹豫了。

最后,她选择了斯凯利格的方向。

 

Log588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通讯终止

 

“怎样?”斯凯利格匆匆滑下沙丘,长剑绑在身后。

“接近中,别停下。”于是斯凯利格艰难地迈出沙堆,趔趄着向前。金属剑随步伐的起落拍打他的后背。

右前方兀地出现一片模糊高耸的黑色轮廓,像是塔楼细细的剪影。顾不得多想,斯凯利格转而奔向那道阴影,企图在高塔下找到掩护。

“再跑快些,那家伙似乎加速了。”长剑悠哉地建议着,“把我绑紧些,我是说,有空的话。”

但斯凯利格并未理睬它。他离那黑影越来越近,却变得愈加不安——有些不对劲。那些逐渐清晰的棱角全然不似一座典型的塔楼。直到与之距离不过百步时,所谓的塔楼突然转身,斯凯利格才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。他停下脚步,仰头,看见修长躯干顶端一个顶着一头白发的脑袋。

晚了。

他绝望地看着两层楼高的细长人影,以慢镜头似的动作,从身后拔出将近一层楼高的巨型猎枪——造型诡异,带着锯齿般的边沿,还刻着和那女人手背上一模一样的绿色标记。

“你疯了吗?快,继续跑,那家伙可还没放弃目标……”斯凯利格无言地取下长剑,举至胸前。

“哦,”它顿了顿,“这么说,搭车时间结束了?”

“你有权保持沉默,”巨人告诉他们,低沉洪亮的声音让斯凯利格一个哆嗦,“但就算你开口,我们也不兴呈堂供证那一套。”他微微俯身,于是阴影盖住了斯凯利格。“就地正法。我们兴这一套。”

“什么?谁的什么法?”

斯凯利格得到的答复是一记劈刺。他急忙用长剑挡住,金属碰撞,发出巨大的嗡鸣声,令他头皮发麻。

“高强度肢体改造。”高个闷哼一声,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逼得斯凯利格后退,双腿陷进了沙地里。在压力下他的双臂喀嗒作响——快撑不住了。

“没用的家伙。”长剑发话了,语带讥讽。剑中心的圆环骤燃,发出白光。

斯凯利格惊叫一声,两手猛地上扬。加在剑上的力道突然消失了,他站稳身子,抬头。

半截枪管不偏不倚地砸在他面前,截断处冒出青烟,暗红色的铁水尚未凝固。

“这可真是……”高个若有所思地挠了挠头,他将手中的枪杵在熔断的半截枪管上。

“放弃吧,让我们走。”但巨汉没有回应。

长剑突然噼啪两声,它的光环猛地黯淡下去,天光下几乎看不出光芒。“不妙,”它低声说道,“燃料储备不足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斯凯利格低头盯着长剑,后者再没说出半个字来。他正要抬头,持剑的手冷不丁遭到重击。

长剑飞入空中,划出一道高高的弧线,然后“铿”地摔入沙地里。

他抬头,原已变成两段的枪管横在他的面前,群山标志闪烁着翠绿的光芒。

“见鬼。”他徒劳地试图避开抵在喉管上锋利的锯齿。

“你知道,我没有自我意识,所以并不享受这样的过程。”高个开始将锯齿向前推进,“希望了解这点后你会好受些。”

斯凯利格绝望地后退,直到后背抵上了最近的沙丘。他将近疯狂地向上瞟,瞪着巨人,几乎翻成了白眼。“听着,饶了我,饶了我,好吗?我会躲得远远的,远远的!求你……”

“喔,我很确信,两个选择区别不大,不是吗?早晚你也会遇上另一个生警……”

 

 

 

 

Log 3022 Reload…

 

锈铁号猛一个颠簸,于是睡梦中的斯凯利格砰地摔下条凳。他哆嗦了一下,接着骂骂咧咧地支起身体,又再次滑倒。空气中满是烟草和燃烧不完全的柴油气味。

“蒙多斯!”斯凯利格试图爬回那条破烂的人造革长凳去,钛制的假手拽住嵌在舱门边的扶柄,在剧烈震动下碰得咔哒作响。也就在这时,运输机完全倾向一侧,而斯凯利格突然发现自己单手悬在空中,脚下是胡乱撞在一块的货箱。“见鬼,蒙多斯!”

“绑上他妈的安全带,你个蠢货!”一只拳头从舱前飞快地探了出来,竖了个中指,又飞快收了回去。锈铁号突然摆正了方向,于是千疮百孔的可怜长凳就这么砸上了斯凯利格的鼻梁。他一手捂着脸,一手挡开迎面飞来的纸箱,骂得更响了些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文隐 | Powered by LOFTER